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第 12 章·茶叶有钱君与装穷君橙子雨的小说

时间:2019-10-12来源:听故事网

  “缜缜,你再试试这个。”

  衣帽间开着小射灯,一排好看西装。

  裴缜真心觉得好麻烦……普通出个门而已,随便穿一套不就得了,跟圣诞树似的试试试试个鬼啊?!

  韩复却饶有兴趣,比划过手里的两条领带,又比划两条,“缜缜你气质太深沉了,还是戴这条更活泼!等等,那条梵高星空的说不定更好!”

  裴缜:“都挑了二十分钟了,不过只是出去吃个饭而已!”

  韩复纠正他:“不是‘吃饭’,是‘约会’。”

  裴缜:“是是是,约会约会,约会也不用搞得这么复杂吧?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天天见怎么了?”小狼狗眯眼不开心脸。给他又整了领子和领带,拿过金色的夹子夹上,一丝不苟的刘海拨乱了一点点,“跟我约会,难道不是天底下最该认真的事情?”

  一秒奶狗变霸总,不由分说又把那件西装从他身上扒拉了下来,褶皱的地方拿挂烫机刷刷烫了几下。

  裴缜:“……”

  又弄了十来分钟,终于韩复点头满意了,停止了把金主当成个BJD娃娃的摆弄。

  “缜缜,你今天超级帅,突然好想亲你!”

  裴缜:想死……

  韩复:“让我亲一下吧,就亲一下?”

  裴缜:“是要亲还是要去吃饭,选一个。”

  “都要的。”

  “只准选一个!”

  “不管,MUA。”人直接被捉过去,脸颊被亲了。

  裴缜这次总算理解了什么叫“越反抗就越兴奋”。他一开始不挣扎也就算了,一挣扎直接被狗子摁墙上,亲了脸颊亲耳朵,亲了耳朵舔脖子。

  亲得他都燥了!

  ……

  S市最高的辉曜大厦,顶楼观景旋转餐厅的VIP台,正对着整个城市江边最棒的夜景。

  整个VIP台很私密,一共就只有三个座位,他们来得早,因而还没别人,另外两个桌子上摆放着玫瑰花和纸台,说明也已经预定出去了。

  “缜缜,你看那边,一闪一闪的真好看!”

  “……”其实,这个VIP台裴缜来过很多次了,正对的大桥有灯火秀效果,当年第一次看时也觉得华丽璀璨。

  现在早已习惯了,再不会像韩复一样雀跃得像个小孩子。

  “小时候我住过乡下,”韩复趴在落地大玻璃上喃喃道,“晚上草丛里会飞好多萤火虫,就是像这个样子好多萤光漂浮起来的。”

  “……”裴缜从没住过乡下。

  但隐约记得易长晴以前说过,乡下的夏天,确实会有漫天的萤火。

  易长晴口中的童年里,可能萤火虫已经是唯一的美好。他在很小的时就没了妈妈,爸爸年轻时是流氓,年纪大后继续游手好闲、日常喝酒赌博。后来娶的新媳妇也跑了,弄得他跟他弟弟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还时常无故被打被、被骂。

癫痫病有偏方吗

  唉……

  摇摇头不再去想那个人,只专注于身边小狼狗好看的侧脸。

  他好像还没问过韩复家里是什么情况。

  不过,既然小时候也住在农村,还有之前说起“理想中的父亲”时满是叹气的样子,估计……可能也差不太多吧。

  “缜缜,你来!”

  正想着,肩膀被韩复揽了过去,眼前夜色中天上地下的星光融为一体。

  耳旁是无比满足的感叹声:“果然书上说的不是骗人的,跟对的人在一起,世界都能变得五光十色。我以前来这里的时候,从来都不觉得这些有什么好看,可是有你在就完全不一样!”

  裴缜默默无言,自顾自在甜言蜜语里小小地沉溺了一会儿,忽然皱眉:“以前?”

  这儿以前你来过?

  什么时候来的,跟谁来的?辉曜大厦顶楼可是S市最有名的米其林,随便点几个菜也要一两千,按理并不是一般工薪阶层消费得起……

  总不能也是被金主带来的?

  这……好像也正常,毕竟是个职业小鸭子,就算以前被别人包过,好像也无可厚非?

  如果是这样,他以前的金主,是什么样的人。

  对他怎么样?最后又为什么分开,他对那人还有所留恋吗?以后也会养着养着就甩甩尾巴跑掉么?

  一大堆问题憋在心里,张口想问,却发现韩复的身子僵住了,视线透过他的肩头正直直盯着他的身后。

  一向温柔的黑瞳里,透出了小狼的冰冷凶悍。

  ……

  “砰”地一声巨响。

  落地玻璃骇人地震颤了数下。

  这餐厅顶楼的玻璃用的是堪比钢筋混凝土的精致钢化,每平方米承重超过一吨,所以即使有人被抓着领口生生抵上去,倒也不至于破裂而让人五百米的高空直直坠落。

  即使如此,任谁被压在那一整块落地玻璃上,从高空背对着空悬于脚下的整个城市的江水蜿蜒、万家灯火,也不会太好受。

  在这种情况下,栗色头发的男人还能抿着嘴,没有挣扎、没有怒吼,真的已经是非常淡定了。

  真不愧是经过巴黎多年繁华,圣母院的彩绘玻璃、塞纳河的流水洗礼过的“金牌调香师”。

  ………

  裴缜曾经想过无数遍,再一次见到易长晴时的情景。

  他总想着,那个时候自己一定要很帅、很精神、风度翩翩。

  最好事业有成,身边再有一个拿得出手的恋人。让小白眼狼知道没有他自己一样可以过得好,而不是像以前一样恋爱脑、傻兮兮地非他不可。

  所以这些年才会那么拼命干公司、努力赚钱,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再遇上他绝不能怂。

  却没想过,真会这么猝不及防地遇上。

  更没想到家养小狼狗会一秒直冲过去,把他的旧爱给掐着脖子暴力怼到了玻璃上。

  “…癫痫病晚期能治吗…”不知该开心,还是该为难。

  他那次喝醉了酒,肯定跟韩复说了不少的委屈,才搞得他这么冲动。

  但其实吧……

  当年的事情,受伤归受伤,难受归难受,但这一切也跟自己非要喜欢人家有关。

  如果要认真捋清楚谁对谁错的话,他也不能说就一点问题都没有。

  都四年了,再怎么疼,也都过去了。再见时本该是行色匆匆、淡然如水。

  反而像韩复表现得这么激动,搞不好会叫易长晴觉得他这边始终没放下……

  叹了口气,拽了拽自家狗子,努力扮演一个合格的主人。

  “韩复,好了,干什么呢?放开人家。”

  但今天的小狼狗明显没有平时乖,冷着脸扔开了易长晴的领子,一字一顿道:“今天我跟他约了在这里吃饭,你、走!”

  ……

  易长晴没理他。

  琥珀色的眸子一转,直直与裴缜四目相对。

  倒映着万家灯火的玻璃,在夜色中像是一整面黑色的镜子。

  倒影在里面的模样,让裴缜多少有点小小的庆幸——

  感谢韩复特别重视这顿晚饭,出门前帮他花心思专门挑了合身的衣服、又弄了头发,整个人特别地容光焕发、精神百倍。

  而且……

  不止他比平时帅,韩复今天更是帅到了逆天。

  为了约会特意穿了正装,他是真的特别适合正装,刚才两人被侍者带着穿过餐厅时,一路好多正在用餐的男女都停了下来盯他。

  只论外形,韩复绝不会输给裴缜在现实中见过的任何男人。

  毫无疑问完爆易长晴,绝对拿得出手。

  和这么帅男人在高级餐厅甜蜜约,面对旧爱,怎么看都应该感觉没有输。

  可是……

  可是。

  ……

  Belle的金牌调香师易长晴,原先只是个从边远的贫穷小城镇来城里打工的小服务员,连高中都没上过。

  这在S市的上流圈,是个永远也讲不腻的黑料梗。

  曾经以“秘书”的身份走在裴缜身边时,背后也总被人指指点点。归咎原因——上好的衣服、修剪精致的指尖,不错的身材和脸,都掩饰不了他自带的那一丝“乡土气息”。

  而如今的易长晴,终于彻底的脱胎换骨。一身浅灰色、看似随心所欲的休闲西装,勾勒出完美的腰线,袖口随意透着精致范儿,成熟、淡漠、眼神深不可测,早已不复当年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的懵懂青涩。

  ……只论长相,韩复确实并没有哪一点输给他。

  只可惜,这个世界,并不是只看长相的。

  站在眼前的这位,是Belle年薪百万、经验丰富的金牌调香师。想要在这种男人面前趾高气昂、挣回面子,他身边的男人就不能单单只“帅”,还得聪明有才、优雅从容……

焦作治癫痫病正规的医院

  可小狼狗果然还是太年轻。面对一句普普通通的“裴少,好久不见了”的问候,反应剧烈得就像是一只进入战斗状态的小孔雀。

  “少来套近乎,他好不好跟你没有关系!你走不走?不走缜缜我们走!”

  在有修为的成熟男性面前,急不可耐地扑上来就捍卫自己的领地。可爱倒是挺可爱的,却关于酒的唐诗宋词难免……会被对手看去了笑话。

  果然,易长晴浮出了一抹轻蔑的冷笑:“裴少的朋友?不介绍一下?”

  裴缜也不示弱,一把拉住自家狗子的手光明正大:“韩复,我男朋友。”

  “男朋友啊?”易长晴眯起眼,“那应该也是裴总的‘秘书’了,没错吧?”

  ……

  秘书=男宠=你花钱养的男人。

  作为曾经拿过他的钱、被他养过好几年的男人,易长晴果然比谁都有经验。看向韩复的眼神分分钟满是直白的瞧不起——什么秘书,不就是被金主包养的boy toy小玩物么?

  裴缜说实话,有点哭笑不得。

  无论是当年“以爱之名”的养你,还是现在“包养关系”的养他,实际流程和配置不都是一样的。

  你又有什么资格瞧不起人家?

  他再怎么说也比你有良心得多,可爱、贴心,比你好得不知道哪里去了。

  这么想着,还是忽然觉得现实世界突然灌满了苦涩。他当初也只是单纯地喜欢上了某人而已,为什么就要被憎恨被轻视……

  好想当场闭眼什么都不像,赶紧撸一毛的小狼狗,抱一抱摸一摸、补充一点点急需的糖分。

  真的,一点点就够了。

  不过再想想,韩复当下应该比他更郁闷。

  约好的烛光晚餐,明明刚才在窗边还那么开心,现在却被横遭破坏,说不定期待已久的约会还得临时换场地。

  “呵……”

  却万分意外地,听到身边的人低低笑了。

  那声音,和平常甜萌傻的感觉的……并不一样。

  “缜缜,你跟易先生也好久不见了,怎么一上来就开这种玩笑?”

  开玩笑?

  泪痣青年松开交握的那只手,只冲他意味深长地地一笑,修长的指尖整了整领带,顺带着把额前的刘海往上捋了一把。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一个小幼儿园老师中班配班小的动作而已,整个人从眼神到气场突然就变了。突然从傻白甜变成了偶像剧里头那种……长得好看、从容优雅,但笑容邪魅的坏男人。

  “抱歉,”韩复皮笑肉不笑,主动跟易长晴伸握手,“容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韩复,咱们认识。”

  认识?易长晴皱眉。

  “我家公司和你们Belle一直都有合作,之前还直接通过几次电话的,只是一直没见面。”

  他说罢,挑眉看着他,那意思仿佛是易先生不会这样都想不起我吧?

  合作,癫痫发作的持续症状有哪些?姓韩,电话……易长晴还真信了他的邪,脸色微变:“兰蕤的……韩总?”

  “幸会,”韩复点点头,“是我。”

  裴缜:“……”

  兰蕤,全业内最大的高端精油进出口商,货源垄断Belle,小红莓,Les étoiles等国际香水大牌……

  他家小狼狗今天真的……胆子也忒大了!

  一摇尾巴,居然去冒充起人家“兰蕤韩总”了?呵!

  喜欢有钱君与装穷君请大家收藏:(www.sanwwap.com)有钱君与装穷君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多日后,报社。“我说。”青池咽了一口口水,毛骨悚然地看着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黑泽银,“我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几天的时间,你怎么每天身上就多些伤口?”“不,没事。”黑泽银微微一笑,嘴角晕开的紫色於痕,他抬手擦了擦发疼的部位,表情看上去分外诡异,“我觉得这顿打至少没有白挨。”青池看他的目光变得更

2019-10-12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节融合身体之中的本源力量仿佛是听到了来自于刑天灵魂之上的呐喊声,原本模糊的意识竟然如同是回光反照一样,突然地全面清醒了过来,那虚弱一下子从他的灵魂之上消失了,在这一刻他的灵魂仿佛是得到了新生一样,就连那一直缠绕在灵魂之上威胁着他生命的死气,竟然在这一刻都停止下来,不在对他的灵魂形成威胁。新生,在巨大的危机之下,刑天的灵魂得到了新

2019-10-12

“什么?”雷傲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你说什么?”雷傲一步到了那个士兵面前,凶狠问道。“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2019-10-12

陆勇彻彻底底的成为了一个笑话,拿着别人赔给自己六千万块钱到处要买东西,又是要买画,又是要买石头,最后还要买会员卡。今天过后这同市的人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就叫六千万。只不过这名头不是炫富,而是在嘲讽他的不自量力。……周小昆这会拿到那石头是有点心满意足,他其实也没想到这么折腾。杰西把手里的刚才包主管给周小昆开的证明递给周小昆,也长长的松了口气。陆勇刚才像是抬死狗一

2019-10-12

沈风让齐文山等人取来了笔墨纸砚。他将这两种铭纹勾画的要领,以及勾画时需要注意到的地方,全部依次写了下来。在沈风刚刚放下毛笔的瞬间。齐文山和潘墨等不及的抢先各自拿起了一张纸,看着上面详详细细的分析,他们两个一时间看得无比入神,时不时

2019-10-12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