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花镇情感咨询收费16800:不要回头影评

时间:2019-10-12来源:听故事网

  不要回头影评(一)

  看完苏菲·玛索与莫妮卡合演的《不要回头》后,我的脑子仿佛成了一片浆糊。这种以“心理”作为招牌的片子大概真能锻炼到神经细胞的推理能力。

  第一次推理:苏菲没死,莫妮卡死了。

  从片头开始往后延伸,我感受到的是苏菲实实在在可以触碰的生活。她是一名女作家,工作压力巨大。家里有两个小孩,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丈夫体贴能干,能为孩子们准备好丰盛的早餐。苏菲的眼睛一直无神,她对周围的生活感到奇怪,照片中的那个女人总会幻化为另外一张脸。还有大街上,她能看到一个小女孩仓惶走丢的背影。苏菲的意识里留着一个模糊的影子,她像藏起来的魂灵任意拨弄着真实生活中的一切。“你大概是太累了。”“你是不是没有休息好啊?”丈夫和母亲的问话让苏菲的眼睛更加失神。她在许许多多的照片里寻找着变异过的蛛丝马迹,她会在深夜里看到一个女人缠绕着自己飞旋而去,她终于在胶片里发现了莫妮卡的影子。电影看完前半部分的时候,我总感觉苏菲代表着人格分裂、心理负重的压力群体。

  第二次推理:莫妮卡没死,苏菲死了。

  影片进展到中间的时候,苏菲的精神出现了极大的波动。她找不到回家的路,开着车在相似的街面上循环着旋转。她想跳脱出错位的思维,但似曾相识却又全然陌生的生活环境让她全力抵触着。终于,真实的苏菲幻化成了真实的莫妮卡。这样一个转换过程让人很难从思想上完成过渡。我原本以为导演在展开另外一个人的生活,谁知莫妮卡的肉体里依然存留着苏菲的魂灵。这个递变的过程里交织着很多不可理解的盲点。莫妮卡关于母亲的记忆居然会同时存在着三个女人,相互叠加相互缠绕。她的状态与苏菲极其相似,张皇无措,想寻找到自己生活中已然丢失的某些东西。最后莫妮卡从法国来到了意大利,她的心理状态如同物质的肉体一样发生着歧变。走丢的女孩、冷漠的母亲、似曾相识的男人、默片般的场景……莫妮卡的身边幻化出梦境般的场景。一切都成了个迷。但是,蒙太奇手法的穿插让我肯定了莫妮卡真实生命的存在。

  第三次推理:莫妮卡没死,苏菲也没“死”。

  影片快要结束时,是苏菲和莫妮卡一起在电脑前写作的样子。两人眼神流连,似有牵扯不断的亲密情感。我于是联想到了后半部片中欢乐嬉戏的两个小女孩,——那是童年时候的苏菲和莫妮卡。她们经常黏在一起开心地玩耍。可惜一场车祸夺走了苏菲的生命。从此莫妮卡的精神世界里便寄存住了另外一颗灵魂。她把自己当作依然存活的苏菲,——虽然有时候会猛然间苏醒。走丢的那场记忆成了莫妮卡既想追寻又害怕追寻的陌生女孩,她沉默、仓惶,屡次引得莫妮卡在无限向往中又模糊选择了舍弃。不过最终莫妮卡还是释怀了,当她重新寻找到无法直面的记忆时,苏菲的影子真切地呈现在了自己眼前。莫妮卡没死,她拥有真实的生命;苏菲也没“死”,因为她的灵魂一直珍藏在了莫妮卡的心中。

  这是法国美女与意大利美女的巅峰对决。虽然不存在你死我活的生死交战,但影片营造出来的高手直面的气氛确实很吸引眼球。演技很好,灯光场景很好,心理诠释的手法也很到位,但影片结束时留给观众再度加工的情节确实太多。

  这片子,不太好懂。虽然片名是《不要回头》,但只能一次次往前追溯,才能差不多理清它的脉络。

  不要回头影评(二)

  冲着意、法两大女星莫妮卡·贝鲁奇和苏菲·玛索,北街观赏了电影《不要回头》。看完之后有点摸不清头脑,颇感迷茫。百度了一下发现剧情介绍可以说是敷衍了事,根本无法切中要点,遂引一段自己觉得还符合逻辑的分析上来。

  以下用莫妮卡和苏菲代称片中两位主角

  在影片结束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出确实是有一个人死了。其实不难判断,是苏菲死了,莫妮卡没有死。这是理治疗小儿癫痫的药品解整部影片的重点。在观赏过程中看清楚那只流血的手是谁的,和正确翻译结尾的那行字相当重要。

  但是很多人可能不理解,影片开头一直出现的苏菲是怎么回事?这是因为小莫妮卡一直接受不了小苏菲死了的事实,或者说很希望很希望苏菲还活着,于是这些年来一直都把自己当作是苏菲,注意,不是把自己想象成苏菲,而是认为自己就是苏菲。长大了之后,她也有了一个丈夫,有了两个孩子,有了一个母亲,还有了一份作家的工作。但这一切都因为工作上面的不顺心而改变。

  精神上的压抑,渐渐地触动了她在记忆深处的那根脆弱的神经。她开始发现,照片上的她好像是另一个面孔,而总是有个小女孩出现在她的视线中,甚至做恶梦。在这样混乱的精神状态下,脾气自然不好,家庭生活就出现了问题,丈夫提出分居。她到母亲那里去,母亲却不在家,到麻将馆找到,又忙于堆城墙,对她不睬不理。就这样,精神越来越紧张,越来越紧张,到了极度紧张极度脆弱的时候,她越能通感到那个埋藏已久的真正的自己,所以她感觉自己的脸在变化,在变化,直到她打开镜子照,发现没变才暂且缓了一口气。

  在这个过程中,有三个人物需要解释一下。第一个是她的丈夫。我开始也没看明白为什么看着看着她的丈夫变成另外一个男人了。后来才知道原来开头出现的那个男人也是莫妮卡如同把苏菲当作自己一样“当作”的。那个男人其实是当时在车上的另一个小男孩,也没死。那个在她童年时代印象最深的面孔,也就一直跟着她到她的生活中来,被她当作她的丈夫。实际上她丈夫跟她一样是另外一个面孔,也就是后来开车送她到娘家的那个面孔。而她的母亲,开头出现的那个也是她童年时代的母亲的面孔,也只是她印象中的,事实上跟她生活在一起的是那个白头发的——她的养母。那个恍然出现在她的视线中的小女孩,是她童年时候的自己,也是印象,并不真实存在,象征着她的记忆。这就是后来她为什么跟着小女孩的原因,实际上是跟着自己的记忆。先前夜里做恶梦,拉着她团团转的小女孩,也是她的记忆牵扯着她团团转。

  在养母家,她发现了一张小时候的照片。上面有她亲生的母亲和姐姐,于是才有了后面她去老家找她们的情节。为什么养母把门反锁了不让她走,其实怕她见到生母之后不回来了,毕竟养母对她有很深的感情。

  终于,她找到了照片中的那个地方,但是生母已经假装不认她了。而那个被她“当作”丈夫的面孔的男人,也就是当初同样在车上的小男孩,因为事过好多年也不认识她了。后来去旅馆找她,她还把他当作他丈夫,但男人只是来找个激情邂逅罢了。

  小女孩又出现了,代表着她离记忆更近了。于是她跟着小女孩,事实是跟着记忆,一步一步地走进了童年的家。回到了当时,回到了车祸现场。她,她母亲,小男孩在车祸中幸存下来,唯独小苏菲死了。小苏菲是小莫妮卡深爱的姐妹,车祸的时候她们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这其实象征着一种“灵魂”的传递。小莫妮卡的心灵受到了莫大的刺激,她接受不了所发生的一切,于是离家出走后,就在灵魂之中一直把自己当作苏菲,把童年时代身边的人当作后来身边的人,活到现在。

  这里有一个场景,实际上是两个场景的重叠,就是她在露天咖啡座那遇到一个白头发的女人,也就是她的养母。一是当她小时候离家出走的时候,在这里遇到她,后来就成了她的养母。二是养母现在是过来接她,这两个场景重叠到一起了。这就是为什么小莫妮卡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就自己上火车去了。

  小莫妮卡在换完衣服之后就变成苏菲了,实际上这个过程象征着她从那时候开始就把自己当作是苏菲了,一直到现在。也象征着她还习惯把自己当作苏菲而存在。

  但在她回到家里的时候,推开门,看见丈夫儿女,儿女叫了声“妈妈”,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刻真实了起来,她终于摆脱了心中的梦魇,找回了自己。最后,莫妮卡回望了一下苏菲,治疗小儿癫痫病的医院也算是告别了那个存在于她灵魂之中的苏菲,从此苏菲不在她的灵魂中,而在她的心里,她不再把自己当作苏菲,而是保存着对苏菲的记忆……

  虽然我也用“灵魂”这个词来作了解释,但此灵魂绝非彼灵魂,可作为“深度的心灵”来解释。所以,这绝对不是一部鬼片,也没有任何的鬼出现。所有的一切,都是存在于主角的心理。

  不要回头影评(三)

  这部《不要回头》的立意,还真可以用德凡前作的名称来概括:两个相貌、身份完全不同的中年女人,法国人让娜就“藏在”意大利人玛丽娜的“皮囊”里,从沉睡到觉醒的过程。生活美满,家庭幸福的女作家让娜,在面对创作困境时,身体突然发生巨变。不单是自己的相貌躯体,就连身边的亲人,环境都通通抹去,诡异得不明所以。女主角只得重溯回忆,带领观众一起寻找缘由,一切都是从回忆录开始,而记忆里失去的,正是自己童年往事。影片中的迷惑变成了诡异的悬念,时空关系完全错乱,苏菲·玛索陷入了超现实的迷雾中,观众也跟着兜圈子,最终才发现导演的意图,像是看了一场变脸魔术秀。

  影片在叙事上的刻意迷乱,如果用正常的手法讲述并不复杂,但德凡显然不甘心如此保守简略。《不要回头》里运用了先进的电脑特效,模拟出苏菲·玛索逐步变化成莫妮卡·贝鲁奇的每一个阶段。而且这种变化要伴随着剧情,而不是一个镜头几秒钟就可完成的,影片中有十几分钟,让娜的脸一半是苏菲,一半是莫妮卡,两个美女的面部特征生硬地拼贴在一张脸上,变得怪异且丑陋。这种完全不符合常理的造型,外人却毫不惊讶女主角的变化,人物和环境的一再变幻,已经模糊了真实和想象的界限。德凡在影片中,其实引用了“心理重现”的方式,像很多成功的惊悚片一样,观众看到的很可能只是女主角的错觉。包括她自己的相貌,母亲和丈夫孩子的模样,家庭出身等等,让娜必须从童年诞生地去寻找,就像心理医生的催眠一样,从记忆深处找回自己。《不要回头》所做的就是拍下这个过程,主观与客观混淆,真实与错觉并立,灵魂与肉体重合又分离。

  这是个不俗的剧本,可惜德凡的处理过于魔幻,有为了炫技而炫之嫌,弄混了蒙太奇和叙事。有时候观众需要自己琢磨因果逻辑,填补漏洞,本来是件好事,结果处理的有点绕,前半段故布疑阵,显得累赘且拖沓。这种寻找家族史秘密的立意,很像早期的阿莫多瓦,尤其是让娜从照片中认出生母,毅然前往意大利南部的段落,成为这个悬疑故事的真正转折。熟悉此类题材的观众,已经可以猜出事情的由来,逐渐接受导演的处理方式,再从女孩的视角来陈述就顺当多了。相比之下,阿莫多瓦的悬念就设的明朗工整,不用魔幻的特技,也能通过戏剧手法造出魔幻的效果,德凡的这部《不要回头》则显得“机械化”了。

  作为商业片,影片的最大卖点还是两位欧洲顶级美女的“对决”。影片中由于只是一个女人在变化,其实并没有多少对手戏。一人一半剧情平均分配,苏菲演前半部,莫妮卡演后半部,仅有结尾处的一次对视,算是完成了灵魂对肉体的“交接仪式”。至于谁的演技更好些,各家粉丝自有评判。个人以为,相比之下苏菲的疑惑和恐惧更多些,有更多更重的戏份可以发挥,观众的情绪也随同她的心理表演而调动。到了后面莫妮卡回意大利的寻找,故事已经顺畅明朗,再辅以童年记忆的闪回,留给表演上的空间并不多了。最为津津乐道的,还是让娜变脸的过程,通过3D技术对脸部特征的重构,眼部和鼻梁的精妙化妆,让观众们见识了电影史上最完整最细致的“变脸魔术”。原来美女也是一场“真实的谎言”。

  遗憾的是,相对保守的法国影评人们并未赞同导演玛丽娜·德凡的煞费苦心,也一点都不给两位女明星面子,《不要回头》公映后的评价并不高。应该说,观众对于这么个悬疑题材还是关于情感的名言警句报以很大的好奇心的,这不是一个平白直诉的乏味故事,演员形体的异化,甚至带有一点cult风味,算是难得的尝试了儿童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是什么。然而问题就在这里,把《不要回头》当艺术电影看得影评人们,觉得导演和编剧故弄玄虚,卖弄特技;而把影片当商业类型看得观众,又无法完全接受其表现手法,缺乏简单易懂的叙事逻辑。或许是期待高了点,最后的票房并未有预期的理想。但若仅此就给两位女星下一个评语,尚为时过早。毕竟她们俩为了首次合作,表现地很卖力,在风韵犹存的岁月里,用这种“破相”的对决方式留下银幕痕迹,这已经需要份勇气,还是对得起影迷们多年的追捧和迷恋的。

  理解:是莫妮卡没死,苏菲死了,这是前提。所以说看清楚那只流血的手是谁的,和结尾的那个字幕翻译正确是相当重要的。但你可能会问,开头出现苏菲是怎么回事?这是因为小莫妮卡一直接受不了小苏菲死了的事实,或者说很希望很希望苏菲还活着,于是这些年来一直都把自己当作是苏菲,注意,不是把自己想象成苏菲,而是认为自己就是苏菲。长大了之后,她也有了一个丈夫,有了两个孩子,有了一个母亲,还有了一份作家的工作。但这一切都因为工作上面的不顺心而改变。

  精神上的压抑,渐渐地触动了她在记忆深处的那根脆弱的神经。她开始发现,照片上的她好像是另一个面孔,而总是有个小女孩出现在她的视线中,甚至做恶梦。在这样混乱的精神状态下,脾气自然不好,家庭生活就出现了问题,丈夫提出分居。她到母亲那里去,母亲却不在家,到麻将馆找到,又忙于堆城墙,对她不睬不理。就这样,精神越来越紧张,越来越紧张,到了极度紧张极度脆弱的时候,她越能通感到那个埋藏已久的真正的自己,所以她感觉自己的脸在变化,在变化,直到她打开镜子照,发现没变才暂且缓了一口气。

  在这个过程中,有三个人物需要解释一下。第一个是她的丈夫。我开始也没看明白为什么看着看着她的丈夫变成另外一个男人了。后来才知道原来开头出现的那个男人也是莫妮卡如同把苏菲当作自己一样“当作”的。那个男人其实是三年数学下册教学当时在车上的另一个小男孩,也没死。那个在她童年时代印象最深的面孔,也就一直跟着她到她的生活中来,被她当作她的丈夫。实际上她丈夫跟她一样是另外一个面孔,也就是后来开车送她到娘家的那个面孔。而她的母亲,开头出现的那个也是她童年时代的母亲的面孔,也只是她印象中的,事实上跟她生活在一起的是那个白头发的——她的养母。那个恍然出现在她的视线中的小女孩,是她童年时候的自己,也是印象,并不真实存在,象征着她的记忆。这就是后来她为什么跟着小女孩的原因,实际上是跟着自己的记忆。先前夜里做恶梦,拉着她团团转的小女孩,也是她的记忆牵扯着她团团转。

  在养母家,她发现了一张小时候的照片。上面有她亲生的母亲和姐姐,于是才有了后面她去老家找她们的情节。为什么养母把门反锁了不让她走,其实怕她见到生母之后不回来了,毕竟养母对她有很深的感情。

  终于,她找到了照片中的那个地方,但是生母已经假装不认她了。而那个被她“当作”丈夫的面孔的男人,也就是当初同样在车上的小男孩,因为事过好多年也不认识她了。后来去旅馆找她,她还把他当作他丈夫,但男人只是来找个激情邂逅罢了。

  小女孩又出现了,代表着她离记忆更近了。于是她跟着小女孩,事实是跟着记忆,一步一步地走进了童年的家。回到了当时,回到了车祸现场。她,她母亲,小男孩在车祸中幸存下来,唯独小苏菲死了。小苏菲是小莫妮卡深爱的姐妹,车祸的时候她们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这其实象征着一种“灵魂”的传递。小莫妮卡的心灵受到了莫大的刺激,她接受不了所发生的一切,于是离家出走后,就在灵魂之中一直把自己当作苏菲,把童年时代身边的人当作后来身边的人,活到现在。

  这里有一个场景,实际上是两个场景的重叠,就是她在露天咖啡座那遇到一个白头发的女人,也就是她的养母。一是当她小时候离家出走的时候,在这里遇到她,后来就成了她的养母。二是养母现在是过来接她,这两个羊羔疯临床表现场景重叠到一起了。这就是为什么小莫妮卡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就自己上火车去了。

  小莫妮卡在换完衣服之后就变成苏菲了,实际上这个过程象征着情感麻木没有喜怒哀乐她从那时候开始就把自己当作是苏菲了,一直到现在。也象征着她还习惯把自己当作苏菲而存在。

  但在她回到家里的时候,推开门,看见丈夫儿女,儿女叫了声“妈妈”,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刻真实了起来,她终于摆脱了心中的梦魇,找回了自己。最后,莫妮卡回望了一下苏菲,也算是告别了那个存在于她灵魂之中的苏菲,从此苏菲不在她的灵魂中,而在她的心里,她不再把自己当作苏菲,而是保存着对苏菲的记忆……

  虽然我也用“灵魂”这个词来作了解释,但此灵魂绝非彼灵魂,可作为“深度的心灵”来解释。所以,这绝对不是一部鬼片,也没有任何的鬼出现。所有的一切,都是存在于主角的心理。

  总的来说,这部片子还是相当有看点。(比如镜子中的自己还是作为意识而存在的,而照片中的自己却是作为事实而存在的,这都是导演费心所表现的细节。

  请《不要回头》,我不停回头!

  机器人总动员影评 守法公民影评 泰国电影永恒影评分页:123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吴用听了他的话,才点头表示:“那行,你既然提了,那肯定是有初步计划了,你先说来听听合不合适?”龚大人有点小心的询问:“我们能不能就在另一侧的内外城门外划一块地来堆肥?”那边的位置更加靠南,温度的变化也会更明显一些,更适合作为一处堆肥地,只是那个比较靠近城门,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同意。听到他说出了那个地点,吴用也皱了皱眉,那个位置自己也不敢随意答应他们,毕竟离内城太近,到时候影响普通百姓的生活就不好

2019-10-12

卡西利亚斯很难缠,只要有一丝多玛姆之力尚存,他就能够继续重生,而且他本身的实力不弱,即便是凌霄也只能抓住出其不意的机会,才能够很快的杀死甜文短篇微小说他一次,而当他有了准备的时候,想要杀死他就难上加难了。半空中的凌霄施展出种种手段,抓住机会就重创卡西利亚斯一次,绝对不给他去阻止斯特兰奇的机会。没错,刚才在空中的他已经注意到了下面斯特兰奇的动作,就目前而言,整件事

2019-10-12

1292剑神之躯!这是第二次,叶帆施展唯有剑意解体,才能使用这招剑意!与之前和莎莉叶大战相比,如今的叶帆,身体素质和剑意深度,都得到了提升,剑意解体后的威力,自然也会有显著提升!狂暴怒涌的剑意,让叶帆身体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条经脉,甚至每一块骨头,都酥酥麻麻,这比原先第一次,倒是痛苦减轻了

2019-10-12

“要不是有你,我们这次就完了,不仅不可能进入洞府,还会被碧霞宗那帮不要脸的小人算计!”“白师妹,我已经决定了,从今天开始,你就取代少宗主,成为我

2019-10-12

何意绘怎么也不不愿意面对现在的状况。她一直认为自己是幸运的,事实也是如此,谁能在仅有的一次生命中,因为懊悔和痛恨便可以推倒重来?谁能在多出的一番人生中,还有逆天的金手指加身?即便重生以来,很多事情不尽如人意,事情也

2019-10-12

------分隔线----------------------------
-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