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伤高怀远几时穷?无物似情浓。”张先《一丛花》原文翻译与赏析宋词精选

时间:2021-07-09来源:听故事网

【原文】

  伤高怀远几时穷?无物似情浓。离愁正引千丝乱。更陈陌、飞絮��鳌K黄锝ヒ#�征尘不断,何处认郎踪?

  双鸳池沼水融融,南北小桡通。梯横画阁黄昏后,又还是、斜月帘栊。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


【译文】

  带着伤感,登上高楼遥远远方,这无限的情思何时才是个尽头?世间万物再没有任何种像情那么浓厚的了。分离的愁苦正像那千万条柳丝随风乱舞,更有那城东的街道上飘飘飞舞的��髁�絮。我的情人骑在嘶鸣的马上,渐渐远去,路上扬起飞尘,我到哪里去辨识情郎哥的踪迹呢。

  春水溶溶的池塘中,有一对鸳鸯在悠闲地游泳,南来北往的小船在水中划着。想从前的美好日子,我们登上阁楼,相约一起看黄昏,看如今,黄昏的风景依旧,斜月还是那个斜月,帘栊还是那个帘栊。余恨越来越深,仔细思量,我还不如那桃花杏花,他们还懂得抓住机会嫁给了东风。


【赏析一】

  张先早年作品·《一丛花·伤高怀远几时穷》是一首伤别念远的闺怨词,是张先的代表作之一,被选入《宋词三百首》。词从一个闺阁思妇的角度进行构思,全用白描手法描写一位女子在她的恋人离开之后独处深闺的相思和愁恨,并通过其对环境的感受,抒发了其生活的情绪。上片突抒主人公的离恨,下片集中写思妇念远的痴情。写景、抒情交替使用,情中有深景,景中蕴浓情,彼此渗透,自然融合,相得益彰。 整首词紧扣“伤高怀远”,从登楼远望回忆,收归近处的池沼、眼前的楼阁,最后收拍到自身,由远而近,起写愁恨所生原由,结写愁恨之余所生的奇特诘问。次第井然,条理清楚。

  在如此词境中,作者深刻地体贴了女子的心情,反过来衬托自己对她的怀念。词的结尾两句,通过形象而新奇的比喻,表现了女主人公对爱情的执着、对青春的珍惜、对幸福的向往、对无聊生活的抗议、对美好事物的追求,是历来传诵的名句。整首词感情炽烈,情真意切,凄婉深刻,极富感染力,无论思想方面还是艺术方面都值得永远为人称道。


【赏析二】

  《一丛花·伤高怀远几时穷》由张先创作,黑龙江治癫痫哪个医院好这首词又名《一丛花令》、《南吕宫》。这是一首伤别念远的闺怨词。

  全词用白描手法表现伊人心理活动。上阕直抒胸臆,突出抒情主人公的离恨。“无物似情浓”这一比喻,将抽象的“浓情”强调到世间无物可比的程度,更将离恨推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也表达出愁思的迷离纷扬,无处不在。突出思妇念远的真情和执著。下阕集中写思妇念远的痴情。“双鸳”与“斜月”勾出无限的忧思。感情炽烈,情真意切,凄婉深刻,极富感染力。


【赏析三】

  关于这首词有个故事说:张先曾经与一个小尼姑有私约,老尼姑管教很严,她们住宿在池岛中的一个小阁楼上。待到夜深人静,小尼姑就偷偷地从梯子上下来,使张先能登池岛来阁楼与她幽会。临别时,张先十分留恋不舍就写了这首《一丛花》词来抒发自己的情怀。(《绿窗新话》引杨��《古今词话》)看来这是出于好事者有意的附会,未必真有其事。细读全篇,不难看出它只不过是一首表现最常见的怀远伤别主题的闺怨词。

  词从一个闺阁思妇的角度进行构思。上阕写情郎远去、自己伤别的情景;下阕写别后的寂寥处境及怨恨心态。写景和抒情不像常用的明分前后两截的结构,而是交替使用,景中有情、情中有景,彼此渗透,自然地结合在一起的。


【赏析四】

  上片用倒叙的手法先着意渲染伤别愁绪。“伤高怀远几时穷?无物似情浓。”高楼重倚栏,伫立凝望远,思念恋人悲愁深,不知伤感几时穷?人间何事最为苦?世上何物似情浓?开首两句写登阁望远,以爱怨交织的激情向高天厚地提出质问,倾泻出盘郁萦绕胸中的悲苦——这是经历了长久的离别、体验过多次的“伤高怀远”之苦。这“几时穷?”悲问,是强烈的宣泄、无穷的悲呼!问句起笔,突兀有力,感慨深沉。对“几时穷?”未作正面回答,却紧接以“无物似情浓”应对,仿佛自问自答——“伤高怀远”之情之所以无穷无尽——“此恨绵绵无绝期”,是因为世上没有任何事情比真挚的爱情更为浓烈的缘故。这是对“情”的一种带哲理性的思索与概括,强调了世间唯有情最浓。这是挟带着强烈深切感情的议论。这两句,揭示了女主人公伤怀无穷的原因,点明了“伤高怀远”的词旨,又显示了这种感情的深度与强青海哪家医院看癫痫度。

  “离愁正引千丝乱,更东陌、飞絮��鳌�”是写伤离的女主人公对随风飘拂的柳丝飞絮的特殊感受:离愁正引动得东风乱吹,柳丝乱;离愁更纵使柳棉癫狂,阡陌间漫天无际的飞絮��鳎�恼人烦!“离愁”承上“伤高怀远”。本来是乱拂的千万条柳丝引起了心中的离情,使自己的心绪纷乱不宁,这里却反过来说自己的离愁引动得柳丝纷乱。“无理”之语,却更深切地表现了愁之“浓”,浓到使外物随着它的节奏而骚动,成为主观感情的象征;柳乱相思深,“千丝”谐“千思”;更有那东陌的��鞣尚酰�漫天无际,癫狂轻薄,更是恼人!这“蒙蒙”飞絮,也仿佛成了女主人公烦乱、郁闷心情的一种外化。——这是移情之笔法。“嘶骑渐遥,征尘不断,何处认郎踪!”末三句补述当时离别情景及感叹:想当时,眼看着你骑着嘶鸣着的马儿在尘土飞扬之中逐渐远去。一鞭残照里,四围山色中。茫茫天路迷,烦恼填胸臆。今后让我何处去寻认你的影踪!“何处认”与上“伤高怀远”相呼应。

  下片写别后寂寥处境和无奈的细思沉恨。“双鸳池沼水溶溶,南北小桡通。”过片上承伤高怀远之意,续写登楼所见:又看见了(眼前)这一湾池塘,碧波粼粼,对对鸳鸯戏游在池中。白云水下逐,春风动绿萍,池暖水溶溶。小船悠悠过,南北两岸通。这两句看似闲笔,但“双鸳”二字既点出对往昔欢聚时爱情生活的联想又见出此时触景伤怀、自怜孤寂之情。“南北小桡通”,或更勾起对往日藕塘相约、彼此往来甜蜜情事的回忆,更触动她此刻的孤单寂寞的情怀。“梯横画阁黄昏后,又还是、斜月帘栊。”时间逐渐移近黄昏,女主人公的目光也由远而近,收回到自己所住的楼阁:夕阳沉沉西,梯影渐渐横。空阁黄昏后,冷寂悄无声。暮色渐渐浓……又见一弯弯月弯如钩,破云穿树透帘栊。当此时,正应是家家夫妻团聚,情侣“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欢聚时刻,而自己却“梯横画阁”,闷坐空闺,当年从画阁竖梯窗下迎候情郎登阁欢会的情事已化为虚空……又是空楼一人空对月,形影相吊独自愁。这两句虽是景语,却隐隐传出一种孤寂感。“又还是”三字,暗示这斜月照映画阁帘栊的景象犹是往日与情人相约黄昏后时的美好景象,如今却景象依旧,伊人远离,孑然孤处,……唉!已经无数次领略过斜月空照楼阁的凄清况味了。“又还是”不但点明了黄昏难遣,入夜尤其难遣,而且,暗示了夜夜也都难遣的心情。这三个字,有追怀,西安治疗癫痫病正规的医院有哪些有伤感,使女主人公由伤高怀远转入对自身命运的沉思默想。“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深怀着怨恨,细细地思量后而自问:为什么,我竟不如嫣香飘零的桃花杏花,她们还懂得命运要自己做主,顺意随缘嫁与东风,有所归宿,自己却只能在形影相吊中消逝青春。说“桃杏犹解”,言外之意是怨艾自己未能抓住“嫁东风”的时机,以致无所归宿。而从深一层看,这是由于无法掌握自己命运的社会环境所造成的,从中显出“沉恨细思”四个字的分量。重笔收束之结句,与开篇的重笔抒慨之起句相称。在空虚中,借羡慕桃杏犹解嫁东风,喉出悔恨,抒发出人不如物的悲痛叹息。词中以桃杏喻人,以无情比有情,设想新颖,颇有艺术魅力。这三句是化用李贺《南园》诗中“可怜日暮嫣香落,嫁与东风不用媒”之句意;唐·李益有诗曰:“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此词中“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句,使作者获得了“桃杏嫁东风”的雅号。宋范公《过庭录》说:“子野郎中《一丛花》词云:”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一时盛传,永叔尤爱之,恨未识其人。子野家南地,以故至都谒永叔,阍者以通,永叔倒屣迎之,曰:‘此乃”桃杏嫁东风“郎中。’”张先的词能让文坛巨擘欧阳修极口称赞,足见其词在当时影响之大。


【赏析五】

  此词是张先的代表作之一。宋范公《过庭录》说:“子野郎中《一丛花》词云:”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一时盛传,永叔尤爱之,恨未识其人。子野家南地,以故至都谒永叔,阍者以通,永叔倒屣迎之,曰:‘此乃”桃杏嫁东风“郎中。’”永叔是文坛巨擘欧阳修的字,张先的词能让欧阳修极口称赞,足见其词在当时影响之大。

  词的起首一句,是经历了长久的离别、体验过多次伤高怀远之苦以后,盘郁萦绕胸中的感情的倾泻。它略去了前此的许多情事,也概括了前此的许多情事。起得突兀有力,感慨深沉。第二句是对“几时穷”的一种回答,合起来的意思是伤高怀远之情之所以无穷无尽,是因为世上没有任何事情比真挚的爱情更为浓烈的缘故。这是对“情”的一种带哲理性的思索与概括。这是挟带着强烈深切感情的议论。以上两句,点明了词旨为伤高怀远,又显示了这种感情的深度与强度。

  接下来三句,写伤离的女主人公对随风飘拂的柳丝飞絮的特殊感受。“离愁”湖南羊癫疯病的专业医院,承上“伤高怀远”。本来是乱拂的千万条柳丝引动了胸中的离思,使自己的心绪纷乱不宁,这里却反过来说自己的离愁引动得柳丝纷乱。这一句貌似无理的话,却更深切地表现了愁之“浓”,浓到使外物随着它的节奏活动,成为主观感情的象征。这里用的是移情手法。而那蒙蒙飞絮,也仿佛成了女主人公烦乱、郁闷心情的一种外化。“千丝”谐“千思”。

  上片末三句写别后登高忆旧。想当时郎骑着嘶鸣着的马儿逐渐远去,消逝尘土飞扬之中,此日登高远望,茫茫天涯,又要到哪里去辩认郎的踪影呢?“何处认”与上“伤高怀远”相呼应。

  过片上承伤高怀远之意,续写登楼所见。“双鸳池沼水溶溶,南北小桡通。”说不远处有座宽广的池塘,池水溶溶,鸳鸯成双成对地池中戏水,小船来往于池塘南北两岸。这两句看似闲笔,但“双鸳”二字既点出对往昔欢聚时爱情生活的联想又见出此时触景伤怀、自怜孤寂之情。说“南北小桡通”,则往日莲塘相约、彼此往来的情事也约略可想。

  下片三、四、五句写时间已经逐渐推移到黄昏,女主人公的目光也由远而近,收归到自己所住的楼阁。只见梯子横斜着,整个楼阁被黄昏的暮色所笼罩,一弯斜月低照着帘子和窗棂。这虽是景语,却隐隐传出一种孤寂感。“又还是”三字,暗示这斜月照映画阁帘栊的景象犹是往日与情人相约黄昏后时的美好景象,此时景象依旧,而自从与对方离别后,孑然孤处,已经无数次领略过斜月空照楼阁的凄清况味了。这三个字,有追怀,有伤感,使女主人公由伤高怀远转入对自身命运的沉思默想。

  结拍三句化用李贺《南园》诗中“可怜日暮嫣香落,嫁与东风不用媒”之句,说怀着深深的怨恨,细细地想想自己的身世,甚至还不如嫣香飘零的桃花杏花,她们自己青春快要凋谢的时候还懂得嫁给东风,有所归宿,自己却只能形影相吊中消尽青春。说“桃杏犹解”,言外之意是怨嗟自己未能抓住“嫁东风”的时机,以致无所归宿。而从深一层看,这是由于无法掌握自己命运而造成的,从中显出“沉恨细思”四个字的分量。这几句重笔收束,与一开头的重笔抒慨铢两相称。

  词中“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句,使作者获得了“桃杏嫁东风”的雅号。张先的许多艳词都是感情浅薄的,而此词却情真意切,无论思想方面还是艺术方面都值得永远为人称道。

------分隔线----------------------------